互联网平台互联互通,棒子不能只打即时通讯

近期,工信部等主管部门聚焦互联网服务之间的“互联互通”,并对一些服务的互联互通提出了具体的要求(www.gebie.net)。据说,9月17日,即时通讯工具必须解除屏蔽对链接的屏蔽,否则将依法查处。

1、互联互通是全球互联网服务领域的共性问题。谷歌、facebook、微软等都因互联互通被处罚。随着操作系统、APP等的发展,私域流量越来越多,不“互联互通”的现象也越来越多。十年前,门户网站巴不得把每一个动态页面都转化为静态页面,以增加被搜索引擎收录的可能,而这几年,越来越多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商,明确限制搜索引擎的爬虫收录,转而提供自己的搜索服务。

2、相对来说,我国互联网公司之间的互联壁垒更明显。百度、搜狗、360搜索之间,腾讯和阿里巴巴之间,腾讯和字节跳动之间,京东和阿里巴巴之间,美团和饿了么之间,美团、滴滴、哈啰之间,腾讯和网易之间,四通一达和极兔快递之间,丰巢与淘宝、菜鸟驿站之间…… 几乎每一个互联网相关热点细分行业背后的竞争,都有限制互联互通、“二选一”、“独家合作”等作为支撑。字节跳动、美团能从阿里巴巴、腾讯的资本帝国中杀出重围,除了高层敢打敢拼外,同样有非常规的因素支持。

3、破解互联壁垒需要从四个角度出发。

(1)对互联网服务的保护。这可能是最关键的。一个领域火了,突然间就会出现一批创业公司,潮退了,很多公司又突然消失。这背后缺乏足够的保护,看见别人做得好,就蜂拥而上,不管是否违规,也不管是否侵权,小的创业公司相互抄,大的互联网公司一边抄服务,一边用钱洗市场。有些应用从一开始就是违法违规的,也可以堂而皇之地存在。例如,曾经360和QQ大战,现在的回忆主要是腾讯的垄断,但当时的直接起因是,360打着安全的名义,给腾讯的QQ(当时具有垄断地位的即时通讯工具)增加了一个外壳“QQ保镖”,通过这个“保镖”360可以知道QQ中的所有信息,包括用户密码,这本来就不应该出现,不应该成为问题,但企业、行业对此都无能为力。

(2)对互联网垄断服务的限制。虽然最近对互联网垄断、不正当竞争、经营者集中申报的监管大幅加强,但对细分行业领先的互联网服务是否具有垄断,以及判断垄断后如何判定不当得利,都缺乏足够多的可参照的判例。这使得互联网“巨头”们利用垄断地位不断延伸服务,成为一个常规模式。甚至,细分领域“老大和老二”合并,成为一些投资机构资本运作、获利撤资的常规模式。

(3)对信息安全边界的界定。很多屏蔽都是打着“信息安全”的名义,有关部门也给平台“压实”了“信息安全”责任。在搜索引擎中搜到了某合规网站上的违法信息,搜索引擎有多大责任,提供违法信息的平台呢?在微信朋友圈中传播在淘宝销售网易某款游戏的“租号服务”的链接地址,各方都有什么责任?

(4)对平台“执法权”的界定。微博对白名单的网址,转为超链,对非白名单的,仅提供链接地址,且点击后,会出现一个安全提示界面,这种做法合规吗?微信如果发现了链接中可能包含违法行为,断开链接可以吗?字节跳动某高层认为,短视频中有个别违法信息,微信不能全盘封杀抖音,那由谁处理违法信息呢?又由谁判断违法的程度呢?用户对某营销行为投诉很多,一些过度营销行为,如转发求赞,或将商品转移到朋友圈,或转移给五个以上的朋友,平台服务商屏蔽是否合规?如果用户对某网站或某活动投诉达到一定量级,平台是否有权屏蔽内容或链接?

4、互联网“互联互通”的范围:

目前披露的信息针对的是“即时通讯”工具。而且消息一直没有官方报道,只是来自某些自媒体(这些自媒体的报道是否违规呢?),然后被大小媒体转载,而工信部在国新办发布会上的回应坐实了工信部的态度。

但是,互联互通不仅是即时通讯的事,新浪微博、各种论坛以及新闻、商品、服务的评论,各种公众号中的文章(大多有歧视外网链接的规定),图片、视频中的二维码。甚至,某多多用户在淘宝商品下发评论“此商品太贵了,看我在X多多买的”,发一个图片或链接,应不应该屏蔽,或者哪些应该屏蔽,哪些又不能屏蔽?

5、如何实现互联网服务的互联互通:

(1)主管部门需提升对互联网这一新生业态的理解,应有严格的、中立的互联网服务“责权利”界定。

(2)平台服务商应订立清晰的规则,公平对待同类应用。

(3)互联互通不应该局限于链接,而更多应着眼于服务。例如支付,不是每家都需要开发一个自己的钱包,应允许公平接入多家主流服务提供者。支付二维码,微信和支付宝能不能打通,不少第三方公司已经在做这个事情(同一个二维码同时支持支付宝和微信支付,安全性由谁来保证?)。

(4)平台屏蔽外链,应给出充足的理由。用户链接被屏蔽时,也应有投诉渠道。

图为”2021年4月14日,国家(深圳·前海)新型互联网交换中心揭牌。

主营产品:打码机、喷码机,激光加工